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当前分类:

主页 > >

  • 风是唯一的信使09月20日

    窗外又有了暮色,罗衣开始张罗做饭,淘米,炉上煮饭,待米半熟,饭上头蒸了一方咸肉,是他们家乡寄来的。又用酱油、姜末拌了一盘青瓜,打开一瓶腐乳,在书桌上铺排好碗筷。 朱锦嗑著瓜子,看着罗衣起身落座间,很敏捷地张罗了一顿晚饭,很是赞许。这小小的一

    Tags:
  • 寂寞、轻微的寒心09月20日

    所以,她是不会回去的,天不黑是不回去的,天黑了也不回去。此时,天光爽利、干冷,太阳冷冰冰地在北风里亮着,离天黑还早呢。然而,到底为什么生气呢?她这样通情达理地问自己,又答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她是自知理亏的,思维早远远地绕开那个雷区。 她只是

    Tags:
  • 一段旷阔马路09月20日

    出了园子。车子经过一段旷阔马路,前头又是灯火城池,雷灏特意地经过中关村,在一幢写字楼下,指一指他自己公司的招牌给朱锦看,说:我就在这里,离你很近的,是不是?不怕,我总是在这里的。说着,到底欲言又止。将剩下的邀请咽回去。他想说:你随时可以来

    Tags:
  • 意味着离经叛道09月20日

    你这个小疯子!雷灏非怒非嗔,心里绝望地回应。 我不要这样的命运,我也不要插足你的生活,你也不要毁我。悲哀和怒火使她泣不成声:我只是这么多年,我一个人我是不会要你的,我不要你这样的未来。 雷灏怔怔地看着她在旷阔的车库里一路奔跑,象一个试图跑出

    Tags:
  • 何其痛楚,万般无奈09月20日

    地库里的警报器在尖锐地拉响,刺耳的叫嚣充斥整个车库,那个拿石头砸车的小歹徒双手攥拳,在灯光下站成一个瓷娃娃,他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她的眼泪涌到他的面颊、嘴角。还有血新鲜咸热的味道,她咬破了嘴唇,双手依然攥成拳,在他的怀抱里剧烈地发

    Tags:
  • 古城的秋光09月20日

    不知为什么,有时候她很世故、很老练,懂得必要的妥协,禀赋里拥有一种为避免难堪而自然地视而不见的风度。而有时候,她冲动、天真,犹如一个恼怒的小男孩一样的气呼呼地在截然的是非黑白之间冲突不已,她言辞犀利、洞察,对人对己一点情面都不留。 他感觉难

    Tags:
  • 冷热无常的性情09月20日

    不是我是雷灏千言万语诉不得,顿住口,末了长叹一声道:要我怎么样呢? 你的房子,你想来就来。朱锦怒道:我算是个什么呢?难道到钟点就该隐身不见平地里自动消失么?你也太看低我了,我还没这么识趣这么乐意糟践我自个儿。 她说着,自己到底心虚起来。她一

    Tags:
  • 她在心里酝酿着09月19日

    我过得很糟糕。和我妈吵了一冬天──她在心里酝酿着,却一直说不出口。说出来像什么呢?向他乞怜?他从来没有逼迫她什么,一直都是她自己愿意的。她听他说起南方古镇上的那些见闻,无非是温了的黄酒吃蟹,所有的点心全是糯米制的,桂 我过得很糟糕。和我妈吵

    Tags:
  • 北风呼啸,能见度极低09月19日

    飞机落地,不曾出舱,便感觉到呛鼻的黄尘的味道。待出门搭上出租车,黄尘漫天,北风呼啸,能见度极低,远处是昏昏曈曈的霓虹灯影和楼宇轮廓,眼前所见,则是大风里塑料袋到处乱飞,又被树枝和电线所拦截,到处张挂,看着难堪至极。但是,她感觉也没关系。 回

    Tags:
  • 香水混杂着咖啡的气味09月19日

    出得门来,月亮还在,却是远的,在无限邈远的高天上。月光下,古镇的房头的鱼鳞屋瓦、水泥墙,都泛著一层月光。她早在同城网路上找了一个一起出发同程的车,载她去遥远的机场,她则承担油费和高速公路的过路费,一路上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沿途的湖、田野间

    Tags:
  • 人的情,缠绵的欲念09月19日

    仿佛回过神来,这一刻,她充满揪心的痛楚。人的情,缠绵的欲念,仿佛没奈何的一种病,那些痴念,如刀锋上的蜜,人的本能便会舔上去的,舌头被刀锋拉得鲜血淋漓,兀自沉醉不已,因为蜜叫人满口甘甜。坐在对面的男人,漂亮的风度出色的男人,这全是她心甘情愿

    Tags:
  • 酝酿,怎么来谈话09月19日

    。现在他就在她面前,她才搞清楚:其实她并没有任何办法,也没有任何未来。特别狠毒的事体,无论对她自己还是对别人,她其实都做不出来。 他伸过手来,轻轻地握一握她。 我想,她应该知道我不对劲很长时间了。我们只是都在酝酿,怎么来谈话。涂静是个自有主

    Tags:
  • 瞬间光芒灿烂09月18日

    他走进走廊尽头一间小会议室,朱锦低眉垂目地,跟在他身后。关好门后,他方才说话。他的那种简明的干练和冷淡,是她从不曾见识过的。 他蹙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朱锦低头,说:我去过公寓里了 雷灏打断她的话:那套房子卖掉了。南方暖暖和和,这边天寒地冻,

    Tags:
  • 窗外清冷的雪光09月18日

    今是多少钱一平方米,比及当初,六年前的开盘售楼价,高出三五番都不止。这套公寓脱手得值,相当于白白使用了这么些年,白白住了这么些年,还赚回来好多倍,哎,有钱人就是这样,钱能生钱朱锦失魂落魄地进了电梯,往下是迅即的陨石,穿越漫长的隧道和黑暗,

    Tags:
  • 喧嚣的雪天09月18日

    一天一天,石灰岩一样穿不透的日子,也捱下来了,就在她感觉自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局的时候,雷灏给她写了一封短信,非常简洁:就这样吧,到此为止。珍重! 再一次,她被这种寒凉和决绝所刺激到了,也许,她一直在等著一个借口,因为无论怎样的结局,都不是

    Tags:
  • 一刀两断09月18日

    没事的。罗衣向她展颜一笑:我们收拾行李吧,你穿上外套。我们现在走。 去哪儿?朱锦说:我也许杀死了他。 那也是他该。你坐在这里等著认罪伏法么?什么是法?谁更加下流?谁才是始作俑者?谁才是最终的受害者?他毁灭你没罪,你给了他一刀,就该抓去蹲监狱

    Tags:
  • 叮叮咚咚09月18日

    朱锦握著刀坐在床头,台灯上的一道光照在刀面上,莹黄的一道,刀尖上是樱桃色的鲜血。朱锦回想起雷灏的伤势,她伤了他的肺,是不是杀死了他?酒店的门铃清脆地响起,叮叮咚咚,那样清亮的声音。没心没肺,无情无义,不管是杀人、通奸、苟且还是两情欢悦,音

    Tags:
  • 荒芜的原野09月18日

    电话通了,里头传来罗衣困惑的声音:哪位? 朱锦默然了片刻,说:是我。 朱锦?你给我打电话?哈,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那头顿时喜笑颜开,滔滔不绝地说道:北京下雪了耶,风雪交加。所幸明天我们要回老家去,还有一批行李要托运。四十多箱子书

    Tags:
  • 托付09月18日

    血浆热热的、浓稠的腥气弥漫在他们四周,仿佛玉兰花的香味,暮春里玉兰花的香味,她的眼前甚至浮现出母亲的面容。她抽出刀,血缘著刀刃的流线,急切地汇聚在刀尖上,落下去,是樱桃的光泽。她刺中了他,雷灏护痛地捂著腹腔,无声地朝着朱锦艰难地笑一笑,他

    Tags:
  • 最好的诗09月17日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怀,天下凡人凡事,莫不与我相关。我想,这相关也许就是生生世世吧,在一个漫长的时间场里积下来的业债和缘。 后来我修炼了,仿佛,这种情怀就越来越浓了,只觉得,世上的人都是可怜的,他们不知道前头是什么。我要去告诉他

    Tags: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