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

2018-09-16 12:5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十一月,红十字会接手了审查和分派牧师到世贸灾变现场服务的工作。所有感兴趣的各教派神职人员,只要有意愿继续担任志工的,都受邀聚集在纽约圣公会主教区办公室。红十字会规划了好几个工作区域,让牧师们选择自己感受召唤想前往服务的地点——家属中心、圣保罗教堂、万豪饭店、永久或临时停尸间。

我心中毫不怀疑自己属于哪里。我见过的死者遗体比大部分人都来得多,我自忖,举手表示想到灾变现场停尸间服务。我万万没想到,我即将祝福的都是些残骸,而不是遗体。

从我第一次轮值开始,大型黑色尸袋几乎都已改成了小型红色塑胶袋,有时只装了一颗牙齿或者一片人体组织。燃烧了一百天的瓦砾堆已逐渐变成一个越来越干净的坑穴,地狱之火的鼓吹者已被清干净,期盼转换成了决心。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我边走边缩紧下巴抵抗风寒。

“寒冷可以让遗体保存得久一点。”我心想。

这阵子我满脑子就只想着这些。所有一切都和灾变现场、遗体、在这里工作的男男女女脱不了关系。我看了人行道上匆匆来去的一家人不止一眼,心痛地想起我自己的孩子。一小时前我才和他们亲吻道晚安,这时却感觉他们仿佛在另一个世界。

“你非去不可吗,妈咪?”

我的八岁女儿在温暖的被褥中问。我那六岁的儿子已经睡着了。

“每次你出去我都好担心,而且圣诞假期还没过,万一你出事怎么办?”

她的眼睛打量着我的脸,露出一种认知到生命无常的早熟表情。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想证明什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