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荒芜的原野

2018-09-18 13: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电话通了,里头传来罗衣困惑的声音:“哪位?”

朱锦默然了片刻,说:“是我。”

“朱锦?你给我打电话?哈,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那头顿时喜笑颜开,滔滔不绝地说道:“北京下雪了耶,风雪交加。所幸明天我们要回老家去,还有一批行李要托运。四十多箱子书啊。你想一想邵书晟背着我都干了些什么?把我的买花钱偷去,私自建了个图书馆,我如今成押司了,专司押送⋯⋯一趟且不够,他刚刚又对我招供了一点。”

这是她熟悉的罗衣,因为不忍心挂断她的电话,也不忍心冷场,便滔滔不绝地满嘴跑火车。

“我现在北京。你可以来燕山大酒店么?”朱锦冷静的说出房间号:“我可能杀了人。杀了那个人。”

罗衣那头静默了很久,很久,那样愕然的静谧,听得见电波干燥流淌过的声音, 在那声波里仿佛又一个广袤、荒芜的原野,原野上空漫天的大雪飞舞,降落。朱锦失望地几乎要挂掉电话时,那头说话了,欢快、喜悦全不见了,苍苍地问道:“你是真的么?”

朱锦笑起来,她又从自己的笑声里觉察到那股要命的讥讽。似乎她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这个行为的可笑,无价值,自作多情。她总是这样自作多情,死到临头又被命运暗算了一把。命运这时候一定抱着双臂在笑她的自作多情。光凭自作多情这一条,她就死有余辜。

“这个时间应该不堵车了,我十分钟之内到。你别害怕。不要报警。等我来,好么?”那头的罗衣冷静极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