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酝酿,怎么来谈话

2018-09-19 12:1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现在他就在她面前,她才搞清楚:其实她并没有任何办法,也没有任何未来。特别狠毒的事体,无论对她自己还是对别人,她其实都做不出来。

他伸过手来,轻轻地握一握她。

“我想,她应该知道我不对劲很长时间了。我们只是都在酝酿,怎么来谈话。涂静是个自有主见的人,很有前瞻性,我想,她考虑清楚所有的事情和后果后,我们会有一次摊牌的谈话。”面对她费解的神情,他苦笑一下:“没办法。涂静太聪明了。她性格就是这样的。”

这大概也是他会喜欢她的原因,因为她是天然的一个人,不是工业社会里的产品、格式化的人。她是清澈的,看得见底。

酒入愁肠,带给人微醺的醉意,愁苦依然是愁苦,只是那愁苦不再是硬生生地,残忍地,石头一样充满尖锐的棱角,刀锋一样割着人。酒里的愁苦是绵软的,稀里糊涂,仿佛再多的苦都能受着。

她一笑:“我这趟回家,几乎和人订婚了。”

他听了,面上的神情一变,怔怔地看她,没答话,看起来很是震动的样子。

她说:“我妈说我在作死,自寻死路,我们还吵了很多架。一个年谁都没过好。”

他低声道:“我了解。”

“你不了解。”朱锦摇摇头。这时候想一想那个男孩,想一想他时时刻刻陪着小心的样子,让他不要再来了,他默默地走远,走上石桥头的那个背影。这时候想起来,只觉得诛心的难过。还有母亲,她看得见当她离去后,母亲坐在她睡过的床头发呆的样子。从前她有指望,现在她没有指望了。招惹上这么一个人,她把她那点微薄的指望生生地全都毁掉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