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袭击

2018-09-26 15:5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不幸,我的种种努力,暂时可以抵挡饥饿的袭击,却经不住小女儿突然害病的沉重打击。八月中旬的一个深夜,刚满周岁的小女儿,在睡梦中突然全身抽搐。听到保姆喊叫,我和妻子急忙起身。看到小女儿手脚抽筋,小嘴歪斜,眼皮跳动,小小的身躯都弯曲僵硬了。我没有救急的常识,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赶快上医院。我立即抱起小女儿往外走,妻子紧跟着,在灯光昏暗的大马路急走了约二十多分钟,直接冲进市儿童医院急诊室。我把刚才的情形告诉了值班的女医生,妻子连忙从我手里接过孩子,我才发现孩子的脸色苍白,四肢柔软,沉沉昏睡。医生倒是不慌不忙,照常规给孩子探热、把脉,看看瞳孔,捏一捏小手小脚。然后对妻子说,孩子不发烧,脉搏也正常,没什么事。开些药片,再有不舒服,研碎一颗药片,用冷水吞服,让孩子多睡觉。

听医生说‘没什么事’,我很不高兴。我无端端深更半夜抱着孩子到医院里来玩的﹖孩子刚才全身抽搐十分吓人,我跑了二十分钟大马路急忙上医院,现在却说‘没什么事’!我想把孩子刚才发病的情形再重复一遍,又想医生不是聋子,说了也是白说。就和妻子抱着孩子,返回家里。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小女儿又突然发病了,情形和上次完全一样。我又急急忙忙抱起孩子冲进医院急诊室。这一回是一位男医生,但诊断结果与前一次类同:不发烧,脉搏正常,没什么事。我忍不住了,没什么事我抱着孩子来医院干什么﹖我把孩子两次发病的情形再说了一遍,医生沉吟片刻,说:可能是小儿惊风,先吃点镇定剂试试。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