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斑斓热烈的世界

2018-09-28 13:1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事后我想,小小一个粮食站长,贪污稻谷一亿斤﹗要多少座粮仓,才能装完﹖按当时水稻年亩产八百斤算,要十几万亩水稻,才可能产出一亿斤。而土改分田地,平均每人只分到半亩水田,年产稻谷不外四百斤。每人每年食用粮需六百斤,正常年成下,每人尚缺粮二百斤。全地区每年缺粮三个月,必须从泰国等地进口。一个粮站的管辖范围,相当于区,数万人口。这就是说,数万人一年不吃不喝,才可能有一亿斤稻谷。鬼才相信,一个粮站站长,会有这么大的胃口﹗

在国内公开出版物中,有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毛泽东早年从事“打土豪,分田地”斗争的纪实文字。五十年代出版过一部长篇小说《暴风骤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东北土改运动的某些真实面貌。还有作家丁玲写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部获史达林文艺奖的小说,内容和艺术风格都跳不出《暴风骤雨》的格局。此外,再没有片言只字,提及“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场翻天覆地、生灵涂炭的土改灾难。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纪念,海外某些早已脱离“共产体制”的知识人,偶尔提到当年的土改,仍然不加思索,原封不动沿用当年的套话:什么“土地回家”,“农民翻身做主人”?本文所记述的,仅限个人所见所闻所思。冒昧刊出,就教各方高人。

毛朝皇榜天下大乱

我像一只小小的蜗牛,喜欢在郊外小径散步的时候,任由思绪的小小触角,自由探索。中外古今,天上人间,没有什么比这时的灵魂遨游更舒畅的了。这种时刻,我常常如醉如,留连忘返。

那一次,在北京西山蜿蜒的小路上漫步,经过碧云寺,经过孙中山先生纪念馆。那时正值太阳西斜,秋风送爽,漫山遍野的红叶,构成一个斑斓热烈的世界。我忽然想起毛泽东的诗句:‘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不提防,常常不自觉地一下子就坠入历史的长河。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