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

目光落在小桌

2018-09-29 13:5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仙才把他拉到一边,神色紧张地说:“我找你两天了,再不能等啦。不怕初一十五下,就怕初二十六阴。根据老人的经验,今年7—8月是凶杀之月,现在形势越来越不行了,连东门都在革命了。人们上街都带着红宝书,说话已经不一样了。手里的报纸都卷得像刀一样……眼睛里已经开始迸出凶光,嘴巴里舌头伸出都是火一样的毒蛇的涎……原定的8月太晚了,要走就趁现在学校乱走,再不走就不行了!”小诗说:“什么时候?”“今晚!”仙才神秘地四处瞅瞅,低声说:“最近有运兵车到大西边去,肯定有大米白糖货车!”小诗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这两天到车站去探路子,看到货车段在装大米白糖……”仙才靠近小诗坐下,从小褂口袋里摸出两个煮山芋,递给小诗一个,自己掰了一截放进嘴里,“你知道,我还看见了谁?”小诗说:“谁?”咬了一口冷山芋。“范冬冬!”仙才漫不经心地说。

“范冬冬!”小诗心里一跳!如果冬冬在车站,就说明她所说的参军属实,她的几天失踪也就有了解释,一定与运兵有关!也证实了仙才所说属实!我要到大西北去找冬冬!他站起来了。“我准备好了!”仙才说:“好!”两人密议了一番,最后商定今晚10点钟在小诗家碰头,12点从家出发,赶夜里两点钟进车站……

小诗回到家,梦游般地转了一圈……学校的书已经还了,上次那本《西方著名演说选》已经给志刚了……还有什么没有交代?他撕了一张纸,写上:“爸爸妈妈,我要和仙才到新疆找工作砸石子,可能要一个月后回来。请放心!小诗”……到晚上全家吃饭,他还想着临走前再做点什么,爸爸妈妈浑然不查。吃过饭,一切如常,爸爸去灯下研究文件,妈妈在一旁给两个妹妹织冬天的毛衣,妹妹们就搬了小凳下跳棋。一会,爸爸打开了收音机……小诗溜进小屋,在床上坐下来——眼前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面容:……猫娃……齐叔叔……许婆婆……丽丽……史老师和雷开夫……冬冬……都在离自己而去,耳畔又响起那首 ‘空字歌’:“花也山,果也山,转眼仙山都不见……今也乐,明也欢,今明两年是大限……”,真是——“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不禁捂面痛哭!目光睃巡了一遍屋里,百宝箱、小人书、矿石收音机、中学的书籍、课本……把枕头下预先准备好的衣裤盥洗用具放进书包…… 目光落在小桌角落里一桢橡木小镜框里丽丽的相片上。他拿起来,用手擦了一下,丽丽正在看着他,粉红的小脸,调皮的眼神……那是丽丽14岁在庐城照相馆的生日留影,“可惜我没能照15岁生日的照片了……” 丽丽哽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把镜框打开,取出相片,看到下面留白上写的——“小诗哥哥,让我永远看着你。丽丽留”,眼泪扑簌簌流下来了。他在相片上亲了一下,又贴在自己脸上,就感到丽丽那只带茧的小手在抚挲著自己的脸,不禁失声哭泣起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