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托付

2018-09-18 13:2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血浆热热的、浓稠的腥气弥漫在他们四周,仿佛玉兰花的香味,暮春里玉兰花的香味,她的眼前甚至浮现出母亲的面容。她抽出刀,血缘著刀刃的流线,急切地汇聚在刀尖上,落下去,是樱桃的光泽。她刺中了他,雷灏护痛地捂著腹腔,无声地朝着朱锦艰难地笑一笑,他依然迈动步子,运著自己负痛的身体,沿着长廊,向电梯走去。很长很长的长廊,幽深幽深的,沿路都是暮春时玉兰花的香味,听得见血浆沉重滴落的声音,来自刀尖,也来自男人负伤的刀口。空气里咝咝地流淌著一种尖锐的物质,是岁月深处的一股寒气在倒逆。朱锦握著刀,跟随在雷灏的身后。长长的、恍惚的、幽深的长廊,她还有没有力气再在他的脊背上,补上一刀?

电梯门启开了,里头是光芒灿烂的一间小房间,雷灏走进去,按下数字。

朱锦站在电梯外,轻轻地问道:“你去哪里?”

雷灏向她艰难地笑一笑:“回家去⋯⋯我得回家去。”

电梯门合上了,朱锦握著刀,返身往房间里走。依然是长长的回廊。朱锦有一个杀手的抒情和冷酷。王家卫的电影里有一句台词:杀手也有小学同学。用在朱锦这里──杀手也有闺中密友。朱锦拨打着罗衣的电话号码。如果警察来抓她进监狱,如果她杀死了雷灏。罗衣可为她料理后事。毕竟,这个结尾是她能接受的,她所爱惜的女友,曾经所托非人,沦为小三的朱锦,终于不胜凌辱,奋起反抗,杀了一个辱她青春毁她名节的男人。剩下的事都可托付给她。杀人犯朱锦伏法后,将她的骨骸带回和镇,埋葬在母亲身边──想来罗衣一定胜任这样的托付。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