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人的情,缠绵的欲念

2018-09-19 12:1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仿佛回过神来,这一刻,她充满揪心的痛楚。人的情,缠绵的欲念,仿佛没奈何的一种病,那些痴念,如刀锋上的蜜,人的本能便会舔上去的,舌头被刀锋拉得鲜血淋漓,兀自沉醉不已,因为蜜叫人满口甘甜。坐在对面的男人,漂亮的风度出色的男人,这全是她心甘情愿的。她的心甘情愿,全掩藏在她的怨天尤人、横竖和他过不去的背后,折腾了这么一个冬天,她总算明白,她内心并没有能力离开这个人。

“我不再住你的公寓了,我会把钥匙还给你,这几天我就找房子搬出去。”她欻忽一下,站起身来,拿起外套。他也跟着起身,一脸难色。她摆摆手道:“你不要跟着我。你也跟不远,我走我的,你走你的。我们不要再纠缠了。”

他便真的坐回原处,默然地看她拿着大衣走出去,外头的风还在呼啸,黄沙漫天,朱锦浑然不觉地走回公寓。

开学了,她又恢复了从前的习惯,一趟一趟地随着罗衣放学回家,分享她煮的年糕、糍粑、腊肉蔬菜、家乡寄过来的头一拨新笋。风沙漫天的天气,门窗紧闭,然而,房间的空气里也充满了黄尘味道。未婚夫埋首在一堆资料之间写论文,偶尔发出一声:“丫鬟,添茶!”罗衣便流利地去将茶杯添满,回来依旧陪着朱锦,聊天,晒太阳。男孩子在里屋写到得意处,又会油然地叫起来,唤丫鬟来,将字句指点给她看,是这寒苦、黄尘弥漫的斗室,然而,有一种愉悦的、会心的、自得其乐的气场笼罩这小屋,两个人会同时笑起来,感染著仓皇里的朱锦。她端详著女友的生活,永远被这样的气场不由分说地说服,永远绝望于──自己为什么就做不到?为什么就坦然不起来?她这个裁缝的女儿,永远抠抠唆唆、算算计计,拿一杆秤称著情感的得失,权衡著付出和得到,其间的利与弊,她矫情的自尊心限制着她。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如罗衣那样,坦荡地爱和付出,欢愉地享用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