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寂寞、轻微的寒心

2018-09-20 15:2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所以,她是不会回去的,天不黑是不回去的,天黑了也不回去。此时,天光爽利、干冷,太阳冷冰冰地在北风里亮着,离天黑还早呢。然而,到底为什么生气呢?她这样通情达理地问自己,又答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她是自知理亏的,思维早远远地绕开那个雷区。

她只是不打算回家去,雷灏在的房间,仿佛花开富贵的一张画,人钻进去了就舍不得离开了,然而那美景终归是纸糊的。他终归是要走的,仿佛从花团锦簇的热烈里抛出来,荒寒千里,房间的四壁都是凄寒,即便静夜里翻开的书、打开的被褥、喝下的残茶,都是寂寞。翌日天亮了,闹钟响起,催促她睁开眼睛——也不过是清冷的寂寞,伴随着五味杂陈的等待,期盼。希望的实践是那样渺茫,然而,寂寞、轻微的寒心,浓重的伤屈,是无时不刻的具体存在。每一天清晨她从屋子里逃出来,恶狠狠摔门而去,都像在摔开一种凄凉的命运——既然是这样,她离开了才不肯回去呢。

一会儿罗衣的未婚夫回来了,一身寒气地进门来,看见她们俩,一言不发地笑一笑,径直进里间去看书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