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最好的诗

2018-09-17 19:0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怀,天下凡人凡事,莫不与我相关。我想,这相关也许就是生生世世吧,在一个漫长的时间场里积下来的业债和缘。 后来我修炼了,仿佛,这种情怀就越来越浓了,只觉得,世上的人都是可怜的,他们不知道前头是什么。我要去告诉他们,信仰神,保存他们本心的善良,做一个好人,是唯一他们该做的。 ”

朱锦紧闭嘴唇,没有再说出任何话。因为她本能地明白,她说出任何话,都是一种冒犯和亵渎。她将永远保存这一晚的记忆,面前这个男子,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一种回响和感应。风吹得他们衣衫翩跹,他站在光里,有着一种出尘的圣洁和伟岸。

她想,无论前方是什么,其实,她和他一样,都已经回不去那个人群之中了。那里有沸腾的日常生活,吃点喝点,怀有热切的欲望,还有斗志,年纪大了,硬著头皮生个孩子,为那个孩子不够精明不够如意,而每日里火冒三丈,忧心忡忡,需要很多的钱,才有足够的体面和安全感,当然,免不了有敌人,有敌人才有起伏,斗得刺激、来劲,岁月流逝全然无知——那样的生活,施一桐不可能去过的,现在,她也不可能了。

他们往回走着,夜色深了,街头不再那么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变得空阔和爽洁,灯光透过榕树,使得路面充满了宁静的斑驳光影,海风拂面。朱锦问道, “ 那么,自从你开始修炼,你就不再读诗了吗? ”

“能读到心里去的,很少很少了。人嘛,几千年说的都那么点事。 ”

“那修炼人的乐趣是什么 ? ”

“其妙无穷。你让我用语言说,我真的说不出来,太多太多了。你看我枯坐陋室,而我神游万里,天地自在。而且,如果你去看看我读的书,就知道我并非不读诗,我读到了最好的诗。”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