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窗外清冷的雪光

2018-09-18 13:3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今是多少钱一平方米,比及当初,六年前的开盘售楼价,高出三五番都不止。这套公寓脱手得值,相当于白白使用了这么些年,白白住了这么些年,还赚回来好多倍,哎,有钱人就是这样,钱能生钱⋯⋯朱锦失魂落魄地进了电梯,往下是迅即的陨石,穿越漫长的隧道和黑暗,直直地,砸到地面。她从黑隧道里爬上来,浑然不觉疼,又越过白雪皑皑的小径。冰雪将草地覆盖了,白茫茫的,这太像一个梦境里。她在心里喃喃地确认:我一定是在做梦。她走到街边的一间酒店里,凭著一点仅存的意志,要了个房间住下,摸到床上蒙头躺下──她是在梦里,一场太恶毒的梦,魇住了,一时半会醒不来的。

她昏昏沉沉地睡了,哭着醒来,又合眼睡着,如此反复,再睁开眼睛,只见窗外清冷的雪光,她起床,沐浴,更衣,画了浓浓的妆容,出门踏着厚厚的积雪,去往雷灏公司的写字楼。面见的这一趟,由于她没有预约,她又坚持不告诉前台自己贵姓,只得在会客室里面壁,她也不以为意,木木怔怔地面壁而坐,不得已,雷灏才被前台文员告知,有这么一个不识趣的人在等待。他心里别的一跳,本能地明白是谁,远远地望过去,只见一个清瘦的剪影贴在窗前,熟悉的额头,纤巧的下巴,瘦的黑毛衣,一动不动地,仿佛一尊望夫石的剪影。他见状便蹙起了眉,心里猛烈地抽搐起来,被鞭子狠狠抽打过的疼痛。还好,涂静最近没有来公司──从文员的眼睛里,他读到的也是这份相同的侥幸和知情不报的讨好。

朱锦见他远远地推门走进来,默然里急切地站起身,这个冬季将他一辈子的罪行都犯下了,她要是惩罚起来,得够她忙一辈子了。然而落在雷灏眼里的她的脸,面如黄纸,眼睛里全是痛楚,急于讲和、急于讨好的哀楚。基于人的不讲道理,他顿时周身过了一层硬的铠甲──他绝不可以被她求饶过。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