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一刀两断

2018-09-18 13:2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没事的。”罗衣向她展颜一笑:“我们收拾行李吧,你穿上外套。我们现在走。”

“去哪儿?”朱锦说:“我也许杀死了他。”

“那也是他该。你坐在这里等著认罪伏法么?什么是法?谁更加下流?谁才是始作俑者?谁才是最终的受害者?他毁灭你没罪,你给了他一刀,就该抓去蹲监狱?这是哪门子王法?在我看来就是垃圾。”

她将洗脸池台面上的瓶瓶罐罐扫进朱锦的包,又抓了外套给她穿上,脱下自己的围巾给她围好,见她一副木木的样子,不耐烦地断喝一声:“放心吧,你杀不死他的。就凭你,一刀还想戳穿他?你要杀成了,这会儿酒店大堂就该成案发现场了。他只要没死就不会报警的,他不敢报警!他老婆再凶,也不敢报警,闹出来谁比谁更丢脸?”

朱锦跟着她走出酒店,坐上一辆出租车。罗衣说了自己家的地址,朱锦突然道:不,我不去了。我要去深圳。

“你去什么深圳啊?统统一刀两断吧!你跟我回家去,明天我们一起回老家去,咱们南方,这时候多好的太阳。你别孤魂野鬼似地漂了,回家跟你妈好好地过年。”

朱锦泪流满面,然而,还是决绝地摇头,摇头。无论是罗衣那温暖的四合院里的小屋子,还是母亲在的老家,都是她最不要看见的。

她对罗衣说:送我去机场吧,我要去深圳。

她在大雪纷飞的机场和罗衣紧紧拥抱,告别。这一回,轮到罗衣流泪了。然而,她们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紧紧地,一次次抱紧对方,因为离别,也因为失而复得。

机场里满是人,因为航班晚点而滞留在机场的人群,闹哄哄的,朱锦席地而坐,她相信,无论多大的风雪,一定会有一架飞机,把她带回满城花开的深圳。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