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生涯渐行渐远

2018-09-16 13:0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我常这么问自己——直到我走进灾变现场。这时我的矛盾和自责消失了。我无法想像自己是唯一有这感觉的人。

我女儿不可思议地把死亡看得很平常,不单是因为九一一,也因为在我们家这话题常被拿出来讨论。从小在一个担任安宁病房牧师的母亲身边成长,她参加过的守灵、见过的遗体,或许比我认识的任何成人都还要多。

然而她也了解,那些死亡大都是疾病造成的,通常是长期罹病而且以老人居多。她能够走向陌生人的棺木,将她的小脑袋放在亡者胸前,用小天使般的美好信念说:

“没事了,你和天使在一起了。”

她说这话时,听起来莫名地真实。

如今她了解,死亡随时都会降临。可能发生在双亲出门上班,或者搭飞机旅行的时候。很可能来得毫无道理。

“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她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说。我也很挣扎。身为母亲的我为了必须离开而为难、内疚,然而身为牧师的我却迫切地想要上路。离开家门有时感觉就像撕下一片绷带——道别拖得越久,心就越痛。

孩子们会没事的,我告诉自己。他们会没事的。这是事实,差不多和一首为我抒解离开他们的愧疚感的颂歌一样真实。我试着不断复诵它来让自己相信。我丈夫在家陪他们,万一他们半夜醒来,他可以安慰他们。我离开时没有多回想他的模样。他也一样,只问我是不是又要到市中心去。我看不出他是否为我担心、感觉被遗弃,或者和我的世贸灾变现场生涯渐行渐远。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