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叮叮咚咚

2018-09-18 13: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朱锦握著刀坐在床头,台灯上的一道光照在刀面上,莹黄的一道,刀尖上是樱桃色的鲜血。朱锦回想起雷灏的伤势,她伤了他的肺,是不是杀死了他?酒店的门铃清脆地响起,叮叮咚咚,那样清亮的声音。没心没肺,无情无义,不管是杀人、通奸、苟且还是两情欢悦,音乐都轻柔地连续响起。朱锦握著刀盯着门,她心烦意乱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指点自己:如果是警察,要抢在前头,趁手还是自由的,将刀送进胸膛──她不能活着受辱。那对夫妻,不会放过她的⋯⋯

是罗衣的声音在外头叫起来,朱锦,朱锦,是我!

朱锦握著刀,听话地站起身去开门。罗衣走进来,穿着厚厚的橘黄色羽绒服,一顶橙黄明绿的绒线帽子包裹着圆圆的脸。她强作镇定地绽开她的温暖笑容,伸手揽住朱锦的肩膀,用力,将她沾血的身体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轻轻地拍拍她的后背:“没事了。我在这里。”

她环视一眼酒店的房间,打开衣柜看看,又去了一趟浴室,回来问道:“他人呢?”

他走了──即便是一刀刺死了他,他留着一口气,也要回家去,去向妻子表示,他是她的人,死了也是她的鬼。他最后一个行为,是彻底否定这一场,否定他对她的感情。他死都不肯死在她身边。朱锦失神地道:“他走了,走了,全都没有了⋯⋯”

罗衣接过朱锦手上的那柄刀,送到水龙头底下,冲洗血迹。拽过一条雪白的毛巾,擦拭净水迹,去拿了一个酒店的塑料袋,将那柄刀装进去,仔细地放进自己的包里。朱锦呆呆地看着她,嗫嚅道:“你这样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