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分不清东西南北

2018-09-27 14:0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我已经高兴得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说:‘老兄,这你就不懂了。连县的水稻卫星是十六万斤,他们是怎么算出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相信你老兄的算盘。我当然也知道,拉弓不能拉得太满,拉得太满了容易拉断。你的算盘不是打出了二十七万八千三百六十三斤三两半吗?我们大方一点,七万以后的零零碎碎全部扣除,取个二十万斤的整数,也比连县的卫星多出四万斤。同时,我们绝对不打无准备的战,从插秧到田间管理,采取潮汕经验,深耕细作。我亲自监督,就是不睡觉,也要把这颗卫星放出去!’如何放这颗水稻卫星,我已成竹在胸,说干就干。

我动员突击队,每人五担土杂肥,全部堆在一坵七分大的水田里。几百担土杂肥堆在一起,使水田的平面高出许多,这就必须相应加高四周的田埂。再放几担石灰,把田里的生肥沤成熟肥。用铁耙平整泥土之后,就可以插秧了。

我们这七分大的卫星田,插秧采取‘蚂蚁出洞’的规格,秧苗紧紧挨着秧苗,只有不到一寸的行距,这样插秧的速度自然极慢,我们五六个下放干部,弯腰驼背干了六天才完成一大半,最后不得不挑灯夜战,连续三天三夜不睡觉,把最后一把秧苗插完。我不得不佩服李、梁两位大姑娘,两只脚插在水田里,泥水淹及膝盖,一泡就是十来天,小腿的皮肤都泡肿泡烂了。

我在田头竖起一块大木牌,‘亩产二十万斤’的红漆字样十分醒目,还有各项措施。我顺便想校对一下文字上有无错漏,总数不到一百字的‘卫星牌’,未及看完,我已经站着睡着了,差点没栽到水田里去。

突击队的确是一支能吃苦耐劳的农业生产劳动队伍,在大家一致同意下,插秧的规格大致定在五乘八,这样就相应增加了许多秧苗、许多肥料、许多劳动力和劳动时间,常常是夜里挑灯拔秧苗,白天插秧,即使是滂沱大雨,也没有歇息。为了节省时间,干脆集体送饭到田头。为了保持体力,三顿饭任吃饱之外,下午三点来钟,加一顿点心,夜里十一点,再加一顿夜宵。即使这样,还是有些突击队员累病了,插秧也比往年拖长了将近一个半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