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瞬间光芒灿烂

2018-09-18 13:3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他走进走廊尽头一间小会议室,朱锦低眉垂目地,跟在他身后。关好门后,他方才说话。他的那种简明的干练和冷淡,是她从不曾见识过的。

他蹙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朱锦低头,说:“我去过公寓里了⋯⋯”

雷灏打断她的话:“那套房子卖掉了。南方暖暖和和,这边天寒地冻,你没事瞎折腾什么?”他没有说房子是谁卖的,朱锦也没有勇气质问,低眉垂手地站着。

雷灏继而问:“你是什么时候下飞机的?”

“昨晚⋯⋯”她嗫嚅地道:“家里进不去,你电话也没有人接听,我就在燕山酒店里住下了⋯⋯”

“今天回去吧。回深圳去。”雷灏打断她。说完这句话,自己也彻底绝了念,灰了心,他沉沉地道:“你别再闹了。没必要。”

朱锦强笑着,他的话一刀一剑都在劈开她,割裂她的血肉之躯,她软弱地说:“再不会闹了。是我太任性⋯⋯”

“这是公司。办公时间。”雷灏打断她。听着她这样低声下气,他的心更加镀上了一层寒铁,而且,很奇怪地,一个人愈是示弱,愈发会对应激起另一个人的铁石心肠。他对朱锦说:“你回酒店去吧,我还有工作,晚上会去酒店,我们接着谈。”

朱锦听见他这句话,含着泪的脸,仿佛阴云的缝隙间陡然一点太阳的金边,回光返照地瞬间光芒灿烂。雷灏不忍看,侧过脸去,送她走出公司。朱锦在酒店的房间里,一分一秒地看着窗外北京的雪天,多少在这城市生活的痕迹,都浪奔浪涌地奔到眼前。雪天里的天光暗了,灯全亮了,雷灏敲响了房门,多少回她这样迎上前去,门前是他沉默而安静的笑脸,这一回准没错。雷灏站在门口,手插在裤兜里,风度倜傥地,走进来。他的沉默不语,看起来那样柔软。

那张机票是很晚很晚,雷灏才有机会拿出来的。他说:航班给你订好了,明早的。你睡一觉,大堂里就可以坐车。

朱锦强笑着,说:“我不打算走了。”

雷灏已然拿好外套,他对着镜子说:“明早你自己走吧,我该回家去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