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风是唯一的信使

2018-09-20 15:2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窗外又有了暮色,罗衣开始张罗做饭,淘米,炉上煮饭,待米半熟,饭上头蒸了一方咸肉,是他们家乡寄来的。又用酱油、姜末拌了一盘青瓜,打开一瓶腐乳,在书桌上铺排好碗筷。

朱锦嗑著瓜子,看着罗衣起身落座间,很敏捷地张罗了一顿晚饭,很是赞许。这小小的一间屋子,炉火温暖,书香清华,小锅小碗小日子,多么叫人留恋。和这份日子对照起来,她寄身的那套大公寓,她和雷灏的那份蓄意冷淡的情感,仿佛一个冷落的宫殿,月亮照耀着方砖、朱栏、廊外的菊花,皆是清冷、阔大无当,唯有风是唯一的信使。

朱锦是个裁缝的女儿,她天生的明事理,知廉耻,小肚鸡肠。所以,她爱慕这份美雅、衣暖、书香、男欢女爱的好日子。在她的眼里,罗衣的日子是一个实践了的童话。相当于“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一句的具体注解。

她和他们一起吃了饭,那男孩子放下书本,出来花十分钟吃完饭,花十分钟坐在火炉边喝茶,说点什么话,周到而凑趣地,将两个女孩子逗得笑成一团,便又掐著时间温书去了。罗衣呢,则嘟嘟囔囔地抱怨著屋外天煞的寒风,连人想去散散步都不能够。这是什么鬼地方?不是这么个异想天开的男人,她一辈子都不会来这么扫兴的地方。她才不稀罕看什么长城和故宫。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資料集服務分類